Chinese English

贵宾服务热线:0575-81100636

纺织企业管理软件专家与领导者

绍兴布商韩国取经 寻求纺织印染产业新路径
发布时间:2016/5/3 14:49:38

虽然两地的发展“时差”长达20多年,但大邱和绍兴确实有着太多相似的发展轨迹:都是闻名遐迩的“纺织之都”,都经历过“发展牺牲生态”的阶段。如今,大邱成功进行了结构转型,而绍兴正在转型阵痛中上下求索,为城市寻找新的发展路径。   

在全力推进印染产业提升发展的当下,绍兴向“亚洲纺织品基地”大邱学什么?“大邱经验”能否转化为“绍兴经验”?前天,韩国大邱市长权泳臻率领友好经贸访问团来到绍兴,昨天,就如何在推动传统产业转型跃升与可持续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这一话题,权泳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米兰计划”,一场艰苦的倒逼   

来自中国轻纺城的布商涂强刚刚从韩国大邱回来。那里每年春天都要举办一年一度的纺织展览会,来自日本、意大利、中国、印度、美国、法国、中东、中南美、澳洲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展商及3万多名买家赶赴盛会,其中也包括相当数量的轻纺城布商。   

现在,大邱的身份是闻名遐迩的亚洲纺织品基地,这也是一场产业转型升级的“米兰计划”倒逼的结果。   20多年前,纺织业在大邱产业结构中的比重曾高达30%以上。如今,这个数字是10%。但创造的效益却远远大于过去的30%。   

 权泳臻说,这正是大邱多年来调整结构的结果:放弃普通面料,向防弹用纤维、汽车用纤维等“高级纤维”转型。  

“有人说纺织、服装业是‘夕阳产业’,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与尖端技术结合,纤维产业就会变成高附加值,成为具有无限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  

“绍兴现在正在经历的,就是大邱已经经历的。”权泳臻说,23年前的大邱也和绍兴一样,在纺织业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困难,

因为产值大、附加值低,印染行业产生的环境污染让大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度河不能游、水不能喝。 “我们从两个方向进行了努力。”权泳臻说,为加快促进纺织产业升级,他们在1998年提出了著名的“米兰计划”,其核心就是产业升级,抓住产业链两个最高端,学习意大利的设计和德国的质量。   

“米兰计划”让纺织业活力重现。经过艰苦努力,大邱纺织工业园区昔日破败的景象逐步改观,现代化的纺织工业园区崛起,即使位于闹市区也并不突兀。同时,由于技术研发和技术革新加快实施,产业结构和产品技术、质量竞争力显著提升,高附加值、多样化的新面料接连诞生,2007年大邱的纺织出口实现5年来首次增长。  

而另一方面,大邱通过技术改造提高环保标准,加强污水的处理能力,以谋求印染产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平衡。   

 23年间,大邱用于治理环境的投入高达2200亿元。  

“摇钱树”,要提升而不是放弃   

今年1月份,权泳臻被授予绍兴荣誉市民称号。既然是“绍兴人”,当然要关心“绍兴事”,权泳臻非常关心绍兴目前正在进行的印染产业提升发展。他说,这一关虽然很痛,但必须熬得住、闯过去。绍兴和大邱产业相似度极高,他建议绍兴可以试着走走大邱走过的路:既要对现有纺织原料生产实现差异化改造提升,向绿色环保、尖端时尚方向努力;又要加大未来成长型产业的引进力度,用新兴产业拓宽产业空间。   

 “绍兴是中国纺织中心,纺织业对绍兴很重要,既是一棵摇钱树,更是一块金字招牌。要着力于提升,而不是放弃。”权泳臻说,大邱在产业转型中也不是没有走过弯路。以纺织产业为例,由于战略产业培育计划未能真正落实,导致生产继续萎缩。像喷射式织机,1998年尚在运转的有5万~6万台,2005年骤减至1.5万台,最近八九年里减少了75%左右。但很多企业处理掉旧机后,打算购置新型织机的却很少。他希望绍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能从大邱的教训中获得启示。   

 权泳臻觉得产业转型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实现的,贵在坚持,绍兴现在就要为子孙后代留足发展空间。既要有10年到20年的心理准备,更要放眼长远,看到以后的50年甚至100年。   

在大力推进传统产业升级的同时,大邱把城市转型重点放在建设“创新型城市”上,其核心是全力培育新型尖端技术产业。目前大邱的产业结构中,传统纺织业已不再是带动地区经济发展的主力。能源、物联、水处理、生命健康、未来型汽车成为大邱的五大重点产业。  

 “城市的发展不可能只依靠单一产业支撑。现代城市要想在国际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必须通过尖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集约发展,通过智慧化工业和科技人才动力源建设增强自身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权泳臻说,绍兴今后要将引进先进生产力作为城市发展的主要方向,吸引高端项目,加速城市转型。  

找回“母亲河”,23年投入了2200亿元  

对于污水之痛,上了年纪的大邱人有切身体会,包括1962年出生于相邻城市庆尚北道的权泳臻。   这次访问绍兴,权泳臻代表大邱市向绍兴赠送了“治污利器”:两台污水处理搅拌机。产品制造商、韩国公司佑振股份公司总经理朱润植说,这套精细的水处理装备可节能70%,治污效果相当棒,希望为绍兴的水变清变净助一臂之力。   

 治水,是大邱23年产业治理中的核心和灵魂。   

       作为一个工业城市,如何在发展经济与环境保护之间寻求平衡,大邱走出了一条科技治水的新路子,堪称水资源从破坏到恢复的典范。   

 “我们用了23年,花了2200亿元人民币,才恢复了大邱的生态环境。”   

 在纺织业发展高峰期,大邱主要河流洛东江、新川河、琴河江被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污染,失去自净能力。所有的小溪都被改建成排水管路,地下水也变得枯竭,整个大邱的水生态损毁殆尽。1991年发生的斗山集团下属企业污染洛东江事件,曾让整个大邱市陷入半瘫痪状态,也激发了韩国民众环保意识的进一步觉醒。   权泳臻透露,在治理水环境过程中,一方面从源头抓起,通过企业的提升改造,对印染纺织产业重点进行工厂基础、高性能、环境友好型染色加工技术研发;另一方面,切实加大科技治水的力度,以新川河治理为例,建成新川污水处理厂,将印染污水净化达标后再排入河道。  

让权泳臻欣慰的是,通过20多年的努力,大邱由原来的工业污染城市转变成环境良好型城市,城市的居住舒适度大为提高。大邱的几条主要河道又恢复了自然生态,空气质量得到明显改善。“新川河现在还出现水獭栖息,水獭是对水质要求较高的一种动物。”   

作为绍兴的荣誉市民,权泳臻非常喜欢绍兴的文化,眼下绍兴和大邱两市已在多领域开展实质性的交流与合作,他表示接下去将尽自己的努力,助推两地纺织业的转型升级,共同发展。



分享到: